人行研究局徐忠:厘清政府与市场 需对标香港制度

2018-05-21
来源:香港商报网

新加坡二分彩官方网站 www.kikuy.cn   2018年5月19日,《新时代 新经济 新金融--大湾区经济与发展论坛》在深圳隆重举行,本论坛由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、中国金融论坛、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和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等机构主办,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先生受邀参加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。

  嘉宾主要观点:中国目前债务率越来越高,要解决经济目前的问题,说到底要依靠制度竞争,即?;げ?、强化法制、改善营商环境等等。

  2017年世界银行公布的营商报告,在190个国家中中国排名78位,我们?;ば⊥蹲适桥旁?19位,我们的税赋在130,跨境贸易是在97位,当然电力和其它方面靠后,相对来说金融还不错。

  这么多年我们讲改善营商环境,要搞双创、要简政放权,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来,尽管是第二大经济体,已经快接近舞台的中心,但是我们从制度上面还是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。

  2016年3月,中国债券市场就已经完全开放了,2017年7月香港债券通开通是为照顾国际机构投资者的交易习惯,人民银行所做的第二种交易制度安排。

  两条腿走路,债券市场的开放才被快速认知到。

  有时候实现大的战略,需要很多细节创新,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,可以对标香港的做法。

  以下为徐忠演讲实录摘编:(本实录已经主办方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审核确认)

  徐忠:从全球经济来看,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也在做结构性的改革,全球金融?;院笫?,主要经济体里面,谁的结构性改革能走到前面,谁能走得好,可能对今后二十年全球经济格局的演变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对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充分认识到。

  第二个问题,我们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,全要素生产率的核心是人才和资本,前一段时间美国提出要减税,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,当然这有美国本身存在的问题,它的国债发行量在扩大,今年差不多到六七千亿的规模,相当于2009年美国发的国债。现在谁来买它的国债?它的利率上升对全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这些东西都值得探讨。

  美国减税的同时,国内也在讨论,中国是不是也要减税,最近有一个数据讲我们的财政收入增长非常高,一方面我们要减税,但另一方面我们的财政收入又很高,这是两个非常矛盾的数据,估计背后还是要值得去认真研究的。

  我个人认为,对企业来说,影响它最大的不是税收的问题,主要是要素成本的问题,我们的很多要素成本都是有国有企业垄断的,虽然效率低,但它的低效率通过高价格转嫁出去了,为什么这样说呢?我们可以看一下2017年世界银行公布的营商报告,在190个国家中中国排名78位,我们?;ば⊥蹲适桥旁?19位,我们的税赋在130,跨境贸易是在97位,当然电力和其它方面也排的比较后,相对来说金融还不错,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我们讲改善营商环境,要搞双创、要简政放权,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来,尽管是第二大经济体,已经快接近舞台的中心,但是我们从制度上面还是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。

 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反映我们全要素生产率,从我来看就看两个指标:一个是FDI、一个是民间投资,2007年到2015从4.37下降到1.36,最近几年对外投资超过了FDI,从这个可以看出来我们要高质量发展,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,你不改革不行,而这样的改革往往又是制度性的改革。我刚刚讲的另外一个视角,防范风险的视角,其中有一个数据,2012年利息支付总额超过了名义GDP的增量,就是说不增加新的债务,仅仅是滚动原来的债务,将导致债务比不断增高。2016年9月到2017年9月债务利息支出为1.55万亿,占居民新增债务的22%,企业部门债务支出占企业新增债务的56%,如果债务水平再提高一点,利息再提高一点,意味着新增债务要全部偿还利息,就像庞氏骗局一样的。所以党中央国务院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这是必然的。

  2016年家庭贷款平均利率降幅在6.64%,我们的利率是在下降的,同时我们的杠杆是在上升的,2009年?;蟮?016年利率在下降、杠杆在上升,为什么?是由于资产回报率下降的更高,大量的投资是低回报率的资产。所以说提高资产的回报率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,是我们经济转型的需要,也是防范风险的需要。

  当然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,从宏观上面来说要让市场去切入,房地产要健康发展,不要产生泡沫,宏观调控要更加有效,在这样一个大的宏观背景小还要保持企业家精神、?;げ?、强化法制等等。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之下,完善我们的制度就成为我们下一步改革的方向。也就是说下一步中国要解决中国经济目前的问题,说到底就是制度竞争,我刚才讲的这些问题包括?;げǖ奈侍?、强化法制的问题、营商环境的问题等等,这些方面都有大量的工作来做。今年是中国经济改革四十周年,从我们改革的经验来看,改革成功的经验其中有一点就是要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结合,在粤港澳大湾区,完善我们的制度核心就是要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这方面我们需要对标香港的一些制度,香港有很多东西是值得去学习的。

  刚才巴曙松讲了债券通,他讲了一方面,我们是有两条路走的:2016年3月份人民银行出了3号文,那时候就已经可以到中国投资债券市场,他的钱可以自由汇出去,我们债券市场在香港债券通之前就已经是自由开放了,这一点大家要认识。后来考虑到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到中国金融市场不习惯,我们又开通了债券通,大家不要误以为中国的债券市场就是债券通,实际上有大陆和香港两块,香港债券通是为了让外国投资者更好依自身习惯进行投资,那之前中国的债券市场已经是完全开放了。

  习总书记在博鳌讲的中国改革开放要进入新的阶段,全面更加深入的改革开放,我想也是有两个方面:一是从全国来说,可能我们需要去做改革开放、需要推动中国的改善营商环境制度。但是有些东西在全国不能一步到位,在粤港澳地区很多改革可以先行先试。这里面有很多细节的东西需要我们认真研究。中国人谈很多事的时候喜欢谈战略、谈很大的东西,往往细节制度方面你不去做创新的话,有很多问题就很难解决。

  谢谢!

  文字记者:齐晓彤 邓建乐 图片提供 王雷

[责任编辑:李振阳]
网友评论
相关新闻
105| 341| 572| 841| 371| 148| 799| 302| 814| 306|